大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5 07:00:4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钟芳蓉:还好。我爸妈不怎么给我压力,让我尽力就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家所在的耒阳余庆乡同仁村历史很悠久了,并且村里有重视教育的传统,我算我们村近几十年来在高考中考得最好的学生,但应该不是我们村有史以来考得最好的学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17年,钟芳蓉已与北大邂逅。那时,还在上高一的钟芳蓉,通过学校组织的活动去了趟北京,并参观了包括北大、清华在内的多所高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日本《每日新闻》报道,日本首例确诊病例出现在1月16日,而超过1万例是在3个月后的4月16日。到7月4日增长到2万例,用时2个半月。21天后,到7月25日超过3万例。从3万例到4万例,时间缩短到仅仅9天。进入7月以来,确诊病例猛增,不光是东京、大阪、爱知等都市圈“重灾区”,冲绳、鹿儿岛等地的新增速度也十分明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钟芳蓉平时安静内敛,不太爱笑但性格不错。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,不管是谈及自己的高考成绩,还是学习与课余生活,她都很平静,表达很简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樊锦诗先生给我的最大感动就是她为国家、为敦煌奉献一切。”钟芳蓉说,“以后我应该会去敦煌旅游或者研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钟芳蓉:平时考试一般在学校前三名。高考算是超常发挥吧,毕竟之前从来没考过这么高的分,之前也没想过自己能考上北大或者清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界有人担心考古专业就业范围窄、赚钱少,对此,8月2日钟芳蓉告诉澎湃新闻,“我觉得我自己不需要很多钱,我父母有工作也不需要我挣很多钱回来给他们,所以对金钱看得比较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31日,钟芳蓉在接受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采访时表示,7月23日“放榜”当天,她在家查完成绩后感觉难以置信,“觉得自己不可能考这么高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钟芳蓉:应该是身边有一些优秀的人为我树立了好榜样,每年都会有已毕业的优秀学长学姐回学校给我们分享他们的经历、大学生活等。另外,我自己觉得,在获取知识过程中能收获快乐。